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男子疑遭黑作坊囚禁失踪11年 被老板娘咬掉耳朵

来源: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2019-09-30

  和谢石生坚称被囚禁殴打的说法不同的是,清远市公安局在给记者的一份文字材料中表示,经法医鉴定,谢石生身上的伤疤为陈旧伤。经调查走访,“暂未发现作坊老板夫妇有殴打、非法拘禁谢石生的行为”。该局相关负责人向记者强调,这是“初步调查”。

  事实究竟如何?多位村民接受采访时表示,一年来,从未在街上看到过谢石生。村主任谢素新、村民谢桂华等人说,那间作坊的大门常年都是锁的,除了偶尔看见老板娘有进出,没看到过其他人出来。

  距离谢石生干活的地方最近的是村民欧桂婵的家,两家院墙相隔不到两米。她说,经常半夜两点多听到机器响,因为吵得不能睡觉还向屋主投诉过几次。“经常听到像女人声音一样细小的哭声,感觉是忍着不敢哭一样。还能听到一个女人的呵斥声,听着很严厉,声音很大,但说的是外地话,骂的内容听不懂。”

  这样一个黑作坊为何一直未被相关部门查处?曾钊华说,黑作坊隐蔽性强,很多都藏身于农村地区,如果不通过村民举报很难发现线索。此外,黑作坊流动性大,黑作坊老板为了掩人耳目、躲避检查,经常“打一枪换一个地方”。

  记者在清远市清城区田龙社区八队村、横荷街道打古村等地看到,不少村民的房屋都被用作厂房出租。打古村一名村民告诉记者,不管是租来干什么,有没有工商登记或者什么合法手续,只要价钱合适就可以把她家的房子租出去。

  “这也是类似谢石生这样涉嫌非法用工多年却未被及时发现的主要原因之一。”一位不愿具名的劳动专家说。

  在多方帮助下,谢石生的姐姐、妹妹已于25日到清远市救助站认亲。亲人相见,泣不成声。姐姐谢林妹说,谢石生是弟弟的小名,他大名叫谢观来,今年27岁。2004年,谢石生和父亲一起在县城拾荒时失踪,“根本就没有什么杜老板给我爸爸说过,我弟弟是被骗过来的”。现年70多岁的父亲不愿相信儿子失踪的事实,坚信儿子还在于都县拾荒,为此他一边拾荒一边苦苦寻觅。

  “我弟弟失踪前,身上没有一处伤疤。现在他遍体鳞伤,我们心里跟刀割一样。”谢林妹说,11年了,弟弟终于活着被找到了,这是什么都比不了的激动。他们也期待还弟弟“一个公道”。


Copyright 2017-2023 http://www.po-shop.com All Rights Reserved.